首家生鲜电商“易果生鲜”破产重组,成也阿里败也阿里

时间:2020-10-17 13:30:40

  对于传统生鲜电商企业来说,易果生鲜的破产重组,给这个行业敲响了下注单一巨头的警钟,并且倒逼企业始终保持着对行业商业模式革新。

  来源/钛媒体

  钛媒体编辑/陶淘

  钛媒体注:10月15日,据21世纪经济报道,易果生鲜CEO张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该公司已经进入破产重整,目前正在重组过程中,并已经有了确定的重组方。

  在此之前,10月14日,据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,易果生鲜主体公司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,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为722753元。

  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信息还显示,易果生鲜(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)、云象供应链(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)和安鲜达(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) 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易果成立于2005年,致力于向都市中高端家庭提供生鲜食材,有着“中国首家生鲜电商”的名号。易果生鲜曾先后获得阿里、苏宁、KKR投资等知名企业的7轮融资,累计融资超59.3亿元。

  破产重组之下,裁员不断和停滞的办公状态

  对于易果生鲜破产重组这一消息,该公司的许多前员工并不意外。

 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易果的前员工王伦(化名)表示,他是今年年初从易果生鲜离职的,彼时,易果并未对其表达具体原因,只是单方面终止了劳动合同。

  与王伦类似境遇的还有许多其它的员工。据王伦透露,今年四五月份,易果就开始了裁员,此后离职的人越来越多。“大多数同事离职都比较突然,但更让大家难以接受的是,强制离职后相应的赔偿却不到位。”

  不过,据每日经济新闻探访易果生鲜总部,发现其在易果集团办公的五六楼尚有二三十人的员工在里面办公,这些人主要负责公司重组事宜。

  不过,钛媒体APP在BOSS直聘上发现,易果生鲜到目前为止仍在招聘包括工程师、会计、平面设计师等在内的一些岗位。

  然而,在易果“破产重组”这一消息传出后,其官网所提供的联系电话能够打通,但无人应答。

  与此同时,易果生鲜的官方社交媒体账号也早已停更:微信公众号最后更新于7月10日,微博则更是停留在2019年1月14日。

  成也阿里,败也阿里

  作为老牌的生鲜电商,易果生鲜曾经风光无限。

  2013年,易果获得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A轮战略投资;2014年,阿里巴巴联合云峰基金进行B轮投资;2016年,易果再获阿里巴巴领投的C轮投资;2017年8月,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出资3亿美元投资易果。截至目前,阿里巴巴集团先后参与易果四轮融资,后者也获得了天猫超市生鲜的独家运营权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淘宝(中国)软件有限公司为易果生鲜大股东,持股16.56%;阿里巴巴香港公司持股11.8264%;阿里巴巴(中国)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.6245%。以此计算,阿里系持股超过38%。

  背靠着阿里系超38%的持股规模和天猫超市的独家运营权,在前期作为一家C端的生鲜电商,易果在2017年达到了销售规模的顶峰。易果集团联合创始人金光磊曾透露,2017年易果集团GMV达100亿,较2016财年披露的36亿元增长178%,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。

  但与此同时,亮眼的成绩单也来自对天猫超市高度的依赖。根据2017年的数据,易果生鲜的订单有九成来自天猫超市。

  转折则即刻发生在此之后。易果逐渐开始从消费者视野里“消失”。

  2015年,阿里孵化的盒马鲜生成立,短短几年内就开出上百家门店,而随着盒马的崛起,作用上与盒马多处重叠的易果生鲜在阿里内部越来越被边缘化。

  据悉,易果生鲜大多采取中心仓模式运营,也就是将产品从自家的仓库,直接配送至最终客户手中。而近年来,像盒马这样的前置仓配送模式,从社区辐射的3公里范围内为消费者送货,在配送时间方面和成本方面都更有优势,与阿里的基因也更契合。因此,易果生鲜在竞争中就自然地被挤占了空间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阿里在电商领域逐步转型。2018年12月,阿里巴巴组织架构调整,将此前给予易果生鲜的天猫超市独家运营权变为了盒马。

  易果被迫从此前的一家to C的企业,慢慢向to B的企业转型。易果开始专注为包括盒马、大润发、饿了么等阿里平台提供生鲜供应链服务,也因此进一步加深了对阿里的依赖。

  在销售渠道方面,易果实现了批发、分销、零售、线上线下餐饮全渠道的覆盖,除了天猫超市生鲜区、苏宁生鲜、易果生鲜,还包括易果旗下的云象还有B2C、O2O、大卖场、标超、便利店等。

  然而,易果生鲜的痛点在于仓配成本的持续居高不下和高额的获客成本。

  据21世纪经济报道,某电商公司离职高管表示,平台类生鲜电商处境很难,毛利率低、物流成本高,这些企业看似红火,背后其实都是资本在推动,行业并不是良性发展的。

  “综合性的电商平台,除了阿里巴巴,其他都很难盈利,基本每单都是亏钱的。因为获客的流量成本太高。” 他还表示。

 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有4000多家生鲜电商,仅4%盈亏平衡,亏损占到88%,有7%是巨额亏损,而最终盈利的仅有1%。

  事实上,除了获客成本与仓配成本之外,近几年来,电商生鲜的生存困境还来自于行业商业模式的不断更新。

  生鲜电商行业的多种商业模式,包括以京东生鲜、天猫生鲜、拼多多为代表的综合平台模式,也有以每日优鲜、京东到家、叮咚买菜为代表的O2O生鲜电商模式。此外,以盒马鲜生、7Fresh为代表的“到店+到家”模式,也逐渐向“三公里”生活圈内渗透。

  在这些模式的竞逐之下,行业洗牌在持续加剧。近几年来,陆续倒下的生鲜电商公司包括呆萝卜、妙生活、吉及鲜、我厨等平台。

  对于传统生鲜电商企业来说,易果生鲜的破产重组,是给这个行业敲响了下注单一巨头的警钟,并且倒逼企业始终保持着对行业商业模式的革新。

  (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、每日经济新闻)